专业强迫症咨询机构,人生何须强迫,生命亦可醒悟,练习中体验,体验中发现,发现中成长,成长中蜕变
醒悟强迫症研究中心
最新动态: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醒悟专栏 > 正文
栏目类别
联系方式
地址: 西安市长安区
     
 
 

东方心理学的核心-觉知

作者:admin 来源: 人气:9526

  “觉知”同样是一个典型的脱胎于东方智慧的“心理学”概念和方法。关于“觉知”,最担心的同样是人们一看到这样一个用词就又立刻联想到“老和尚念经高深莫测”。“觉知”是非常简单的一件事——“我在走路”不是觉知,我稍微警醒一下变成“我知道我正在走路”就是觉知;“我在痛苦”不是觉知,“我知道我在痛苦”就是觉知;佛学称它为“慧眼”,禅学称它为“观照”,克里虚那穆提叫它“自我觉察”,葛吉夫说他发现东方智慧的一个主要教导就是叫人不要迷失自己而要“记得自己”。——每个人都可以立刻做到它,虽然可能只是几秒种的时间,但那就是它。如果有人非要强迫自己去认为“觉知”一定是神秘的、一定是难以轻易体会和得到的东西,那么我们干脆就把“觉知” 理解成一种“表演”状态就可以了:有两个演员,同样是出演一场哭戏,第一个演员看来很投入,哭得很真切,但当表演结束导演喊停的时候,他依然哭得死去活来,最后不得不让工作人员给抬出片场;第二个演员,同样哭得很真切很入戏,但是当导演一喊“cut”,他就能很快停下来甚至是立刻停下来,然后去酝酿准备下一组镜头。学习表演的人都知道那些真正的好演员、那些真正表演大师都是既能入戏又能出戏、收放自如的。第一个演员完全忘记了自己,他是“我在哭”;第二个演员虽然也在哭,但他没有迷失自己,他是“我知道我在哭”——“我知道我在哭”就是觉知。   

  记得那句已经被人们引用烂了西方古老箴言“认识你自己”吗?“认识你自己”就是让我们去发现自己有什么优点、有什么缺点吗,或者就是让我们去发现自己还有什么潜在的本事没有发挥出来吗?如果是这样,张三、李四、王五,随便一个什么人都能说出这样的话,还值得西方的古人费那么老大劲把它刻到石头上吗?

  

  如果只是针对一般的神经症或强迫症的治疗,“接纳的艺术”就足够了,因为“接纳的艺术”本身就有一定的觉知成份在里面。把“觉知”的概念和方法引入这个疗法,主要是针对一些顽固性强迫症的治疗。强迫行为的治疗几乎让历史上所有的心理治疗家感到头痛,甚至连森田正马先生也慨叹“拿那些强迫行为患者真是没有办法”。虽然大家也知道,强迫观念和强迫行为之间并无本质区别:比如,你知道在一般情况下,这么简单的计算是不会算错也不需要去重复检查的,但是你就是非理性地焦虑和恐惧着“它‘万一’错了呢”,这是强迫观念;而如果你实在忍受不了这种强迫观念,而去实际做出了多次重复检查的行为,那就是强迫行为了。到底如何指导患者来面对自己的强迫行为,“顺其自然”?“接纳”?难道就让我一次次地去做这些荒唐的行为吗?让他控制住自己就不去做——如果强迫行为说控制就能控制那就不叫“强迫”行为了。当强迫行为患者谈到自己的症状时,经常描述说自己当时就像“着了魔”,也想拼命控制但就是控制不了。“觉知”或“表演”的方法就是帮助这类患者先从那种“着魔”的状态下解放出来。反正都是做,我们何不尝试以一种不同的心态去做,稍微放缓一下节奏,玩一玩“觉知”地做,“表演”地做,“荒诞游戏”一般地做。当患者用一种表演似的、不太较真的,或者说接纳的、游戏的心态去面对强迫行为的时候,随着这种心态这种体验的不断积累,我们和强迫症之间的紧张关系、激烈冲突才会慢慢平缓下来,强迫症的威势也才能不知不觉慢慢减弱下来,因为你和强迫症之间的冲突和斗争才是它得以存在的唯一基础。当我们和强迫症之间的关系不再是“This is a war”而变成是“This is a game”;当我们不再总是被强迫症“玩弄”,而可以尝试着“玩”一把强迫症了——前面我们说过,强迫症的治疗并不是一个思想事件,所有的道理你都明白。态度才是根本,态度才是方法,态度才是力量。强迫症的坚冰只会因为你恨与抗争的冷风而存在,而绝对不会在你如是、宽容和爱的心灵阳光中长期存在下去。

注:本文摘自一修老师文章,欢迎大量转载,请注明来源。


本文网址:http://www.qiangpozheng88.com/show.asp?id=40
上一篇: 卢老师谈强迫症的治疗方法
下一篇: 强迫症心理咨询与治疗的几个误区